“在海珠橋上鎖同心鎖、獵德橋上塗鴉,看起來很浪漫、很漂亮,殊不知這樣做已屬違法,分分鐘要被罰錢。”日前,廣州市城管委在官方微博上表示,以上兩種行為均違反了《廣州市市容環境衛生管理規定》,如果大量同心鎖繼續出現,會加重海珠橋鋼條的負擔,影響橋身安全。因此此舉違規,拒不改正的將強制清除,並處以200元-500元罰款(昨日《廣州日報》)。
  同是秀恩愛,放在國外叫浪漫,放在我們這裡就成了有礙市容,讓中國有情人情何以堪。說到同心鎖,世界上最著名的同心鎖之橋是巴黎塞納河上的藝術橋,因為這一特色,這座橋成為全世界情人愛侶心目中的聖地。過去本地流行一種說法,說是要把珠江打造成東方的“塞納河”,星海音樂廳附近,還有一家以此為名的餐廳,可見城市管理者當年之雄心。可惜現在偏偏遇上個“不解風情”的城管委,“東方塞納河”什麼的,純屬幻想,我看還是儘早放棄。
  沒錯,因為橋上數億百噸計的銅鎖,巴黎藝術橋曾難負“愛情之重”,出於安全考慮,巴黎市政當局每半年定期清理一次。2010年5月,藝術橋上的同心鎖在一夜之間幾乎全部消失。民眾把矛頭直指巴黎市政廳,因為當局曾表示將在某一時間下令拆除這些鎖。事件觸怒那些在橋上結下愛情盟約的戀人們,他們到巴黎聖母院附近的主教橋游行抗議。但巴黎市政廳否認移除了同心鎖。因為這麼做純屬徒勞,把舊鎖移走,馬上會有新的來“占領”。
  無論是同心鎖還是塗鴉,從城市管理角度講,都宜疏不宜堵。只要不給市民造成困擾,畫得好的塗鴉反而有保留價值。像香港有名的“九龍皇帝”曾竈財,他的塗鴉就成了城市文化地標,吸引許多觀光客專程去看,順道帶旺街區的食肆旅店,街坊也受益。而珠江兩岸那麼多廣告燈箱招牌,刺眼又缺乏美感,我覺得跟牛皮癬無異。只不過這些“牛皮癬”也“有錢大曬”,有錢就可以放個logo在珠江邊。
  我倒是覺得,海珠橋剛大修完,記得通車當日,還請了幾部壓路機同時過橋,測試橋梁負荷。假如不是“豆腐渣”,幾把同心鎖應該還是可以掛。問題是,海珠橋有此等“容量”,我們的城市管理者對待市民創意能有點“雅量”嗎?城市就像盆景,你是要強擰枝頭把它變成“病梅”,還是修剪得當,變成多元包容的盆景,管理者眼界很重要。循規蹈矩的城市往往無甚創意。像新加坡一度被外國游客稱為“finecity”(fine一語雙關,指“好”也指“罰款”),直到發現執法過於苛刻會影響城市旅游競爭力,近年已不像過去那樣嚴厲。真要學新加坡,就應在市容市貌、安全關切與呵護市民創意之間做有效平衡,收斂家長制管理頤指氣使的作風。
  更何況,擔心同心鎖壓垮海珠橋,我看純屬咸吃蘿蔔淡操心。報紙說了,目前同心鎖已經被收買佬盯上了,四個同心鎖有兩個被撬走。你看,還不用政府花納稅人錢請開鎖師傅。當然啦,雖歷經大修,海珠橋畢竟80高齡,假如你真信同心鎖可以鎖住他的心,又不怕紅袖章大蓋帽跳出來罰款,我看,不如分一杯羹給珠江上其他小伙伴。畢竟,珠江不止海珠一座橋,廣州人民感謝你。 □麥嘈  (原標題:[街談]處罰同心鎖,城管委不解風情)
創作者介紹

浴室防水

nf51nfevy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